小小的声音

在学生时代能够组建一只乐队听上去非常了不起吧!

每天抽一点时间去琴行跟大家练习,虽然目前为止自己只是练习一些基本功,但是光是想象就很有画面感了。如果有一天和乐队的所有成员站在舞台上演出,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呀!

当自己老了以后可以很骄傲地跟自己的孙子孙女夸耀:“奶奶我呀,年轻的时候曾经跟人一起组建过一支乐队呢。”

在做课间操的时候,抒禾兴奋地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要好的同学,对方一脸迷茫:“乐队?抒禾你脑子坏掉了么?不想着学习,脑子里净整些没用的东西。”

抒禾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当然不是。我们是因为喜欢音乐才聚在一起啊。”

“那你会什么呢?作词作曲?乐器?唱歌?这任意一样你都不会啊?那你去乐队干什么?纯属浪费时间!”

对方一脸不屑地转过头去不再搭理她了。

抒禾自讨没趣,神色有些郁郁。

Freedom乐队规定:每天下午放学有空来琴房练习,商量曲目,为文艺汇演做准备。

说完这句话后,陆星尘补充了一句:“对例外的某些人而言,可以不用来,就这样。”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直视着正前方,甚至懒得扫抒禾一眼。

让星尘没有想到的是抒禾还是来了,而且还是每天来,风雨无阻。

其余几个,许泽洋要忙学生会的事情,周子轩忙着和他的新欢交流感情,陆之桃说有空就来,作为尖子生的她周末要上补习班。

这几个人为加入了一个乐队兴奋了一段时间,但是热情还是渐渐冷却了下来。毕竟,在高手如云的明德高中里,学习才是主要任务。

明德高中自从建校一百年以来,有个很奇怪的规定。

每天中午、下午放学的时候,学校的播音站放的都是一些革命歌曲,什么在《太行山下》,《团结起来准备打仗》。嗯,一群学生闹闹哄哄地去饭堂抢饭,确实像准备打仗。

以前曾经有学生向学校建议要放点轻松些的音乐,学生们喜欢的音乐,不要老是那么死板。学校一例驳回,说什么影响学习,要放松心情的话去锻炼就好啦,听音乐浪费时间。

听说好像还是教导主任给的建议,他在校的几年里学校一直坚定不移地保持着这个政策。

学校开设的艺术班都成了摆设,每年的本科率远远不及隔壁的城东高中。据有些学生说,校领导跟隔壁的城东高中打嘴炮说每年有这些普通班的本科率就够啦,我们不需要那些艺术特长生加分什么的。文化成绩才决定一切。丝毫不顾对面城东高中领导的脸当场就黑了。

“但是,我总怀疑是不是学校的几个领导喜欢听这些年代很久的歌曲啊,他们一边在办公室听,一边兴奋地手舞足蹈,就像抽了羊癫疯一样。”抒禾绘声绘色地描绘想象中的画面,一边挤眉弄眼地作出滑稽的表情,闺蜜顾筱雪也笑得开怀。

两个人在店里逛了好一会儿,简抒禾开口道:“说吧,你和我那个混蛋表弟又怎么了?”

顾筱雪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开口道:“他最近都不怎么理我。听说他又交了新女友。”

“他看到美女就会露出本性,等新鲜感一过,他就会放弃的。放心啦,子轩心里还是有你的。”

“可是…可是…,筱雪也说不上来,勉强一笑接受了不靠谱的安慰,但愿如此吧”。

在跟抒禾告别之后,筱雪独自一人回家,深蓝色的天空如同一块蓝宝石,只消看一眼,就会觉得自己被吸进去。筱雪眯起眼,用左右手的两根手指做了个相框的手势,想把这瞬间的美好留下来。

明德高中宽松的校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胸前还挂着明德高中的校章,照片里的自己留着平刘海,脸上还带着稚嫩的青涩,依稀记得拍照的当天坐在小凳子上局促不安地自己尚未准备好微笑,拘谨的样子正好被照相机“咔擦”一声拍了下来。

那是自己不愿意回忆的沮丧的时刻。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多亏了周子轩,顾筱雪每次丢脸的时候,子轩都会为她挡着。被老师在课堂上提问题刁难自己时,子轩偷偷地给她递答案,没带作业走廊上罚站,子轩故意说自己没带作业,陪着她一起罚站,经常在课后给她辅导数学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幸好有你,否则我不知怎么熬过这些艰难的日子。

幸好有你。

喜欢子轩的心情犹如雨后春笋,越长越高,直到长成一棵茂盛的竹子。等到筱雪发现,自己喜欢子轩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喜欢到,胸腔中随时准备着一首歌,想要为他而唱。

喜欢到,每天晚上做的每一个美梦,都与他有关。

喜欢到,每天都会反复提起他,在吃饭的时候,在写日记的时候,练习英语对话的时候,同桌的脸自动替换成子轩。

但是这样差劲的自己根本配不上子轩,这一点,顾筱雪比谁都清楚,无论是年级里面的流言蜚语也好,筱雪认为只有跟他考上同一所大学,这样的自己才能站在子轩的身边,光芒又耀眼啊。抒禾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可是子轩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吗?筱雪不由得在心里打上一个大大的疑问号,子轩交往的女友无数,个个都肤白貌美,身材好到爆,脑子又聪明。虽然女友无数,筱雪从没听他提起过他喜欢怎样的女孩。自己作为他的好友,本就微薄的存在感迅速被这些漂亮的女孩们淹没。为什么子轩会接近这样平凡的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妈妈和他的母亲关系好吗?

回忆延伸到初三那年因为考试压力太大,脑中出现了幻听,每天都带着疲惫不堪的表情上学的自己。有一天她终于忍受不了,在放学后所有人都回家的时候她趴在桌子上偷偷地哭泣着,直到有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把她托起,手的主人用纸巾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拍着她的肩膀,用全世界最温柔的声音说:“想哭就哭出来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筱雪还记得自己哭的红肿的双眼,泪眼模糊中她清楚地看到男生的瞳孔中只有她一个人,那是她肖想了好久的温柔,只对她一个人。

哭得抽抽搭搭的女生问:“周子轩,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就是想对你好啊,没什么理由。”

呐呐,子轩我想和你考同一所学校,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我和你的未来。

命运之神也许听到了筱雪的心声。奇迹出现了,筱雪的分数不偏不倚考到了明德高中,放榜的那一天,筱雪兴奋了整整一天,然后就开心地打电话通知了子轩。

子轩淡淡的声音饱含着喜悦之情:“太好了,在同一所学校的话,我就可以照顾你了呢。”

过了很久以后,筱雪才想到子轩为什么总是说照顾呢?

逸雅琴行

Freedom乐队的成员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聚集在一起了。

“你们想好表演曲目了没?”周子轩兴致冲冲,刚打完球身上一身汗,两个女生隔老远就能闻到汗味,又不好意思掩鼻子,只得坐远点。

“我觉得Beyond的歌曲都不错,经典老歌,励志也符合学校的主题。”不愧是全校第一的许泽洋,无论做什么都紧跟着学校。

“嗯,我同意。”在旁边默默听着的陆之桃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两个尖子生很快就达成了一致的目标了。

“星尘你觉得呢?”许泽洋觉得有必要征求一下主唱的意见。如果主唱的音调不在这首歌上,即使是唱大家喜闻乐见的歌曲也没有用,一支乐队必须保持整体的一致性,才能在舞台上发挥作用。

“不是吧,Beyond的有些歌音调不高啊,陆之桃鄙夷的表情仿佛在说这都唱不上还当什么主唱。

“要不就五月天吧。他们的歌好多我都喜欢听呢。”子轩完全不管他人的想法,一心以自己的喜好为标准。

“那就五月天吧。《倔强》和《你不是真正的快乐》都不错。你们选一首吧,明天过来练习吧。”星尘没搭理之桃的挑衅。

“哦耶,看吧连主唱都赞同我了耶。前几天子轩听了星尘弹了一首高难度的吉他曲子,从此心服口服。这会儿更是手舞足蹈起来,老姐你觉得怎样?”

“我吗,抒禾指了指自己,我无所谓的。”反正自己又没有上台的机会。

“那就《你不是真正的快乐》吧”泽洋觉得无所谓,他无视了之桃拼命向他使眼色。

讨论结束,几个人一起道了别后,各自离开。简夏看着陆之桃黏着许泽洋的背影,喉咙感觉有什么堵住了,假装大方地挥手道别,手抬起又放下,连续几次,连这一点的勇气都没有。

说什么呢?难道要自己大方地祝福他有了新女友?

正在这时,许泽洋突然回头对她说:“简夏,我先走啦,再见。”许泽洋做了个“拜拜”的动作,动作潇洒至极,无时无刻不显示出他良好的家教。

女生闷闷不乐地回了一句:“再见。”

目送着优秀的男生和女生离去,他们站在一起犹如海报上的情侣一样养眼。女生撒娇般的举止在简夏看起来那么刺眼,但是她知道聪明的许泽洋不会有丝毫厌烦。在所有人的面前,他永远展示着他优秀完美的一面,有必要的话,他可以对每一个人都很好,距离不远不近,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你永远不会看到他有不耐烦的一面,他每天都面带微笑,你却不会认为他的笑容很虚假,因为他眼中的阳光足以融化你内心的那块坚冰,

对于天才许泽洋而言,有什么还能难得了他?

抒禾觉得眼前的阳光更加刺眼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